Posted on

<励志小品> 人最大的「旧事物」就是,无法看到自己有「旧事物」!

自以为完全

昨天(23/2)的主日话语宣布要丢弃旧事物时,我才发现,我最大的「旧事物」就是,无法看到自己哪个是「旧事物」!

过去,当别人告诉我,个性哪里不好、做事方法哪里不好、待人处世哪里不足,一般上我都会以「你不了解我,你伤害了我的心情」来掩饰、逃避我的问题。甚至还以一大堆不知哪来的理由借口,推翻对方的言论。

久而久之,也没有人敢再告诉我,我的问题、毛病与矛盾。我还一度觉得自己很完全了呢!那些原本在当下只要好好接受、悔改、变化,就能好好地被造就的个性、习惯、毛病,终究保持原状,累积到现在,全都成了「旧事物」、信仰的癌细胞了!

因此,当老师说:「有很多人即使已经来到摄理史五年、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也还是没有造就自己。这种人的可能性很渺茫。」我真的感受到在天国城外咬牙切齿的感觉,「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然而,充满爱的老师,还是教导了希望之路:「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听了今天的话语之后,在今年一整年当中都有计划地豁出性命去做。如果这么做,所有人都有可能。」

所谓豁出性命

所谓‘豁出性命’,老师还有注解「必须要以削骨、削肉般的辛劳和忍耐来造就自己!」

是的,来很久的人是更难造就的,因为错过了「自己的时机」,内心和脑也僵化到严重的程度了。

现在,如同雕刻有瑕疵次的黄金作品,必须重新放进摄氏1063度的熔炉里,再创造、再雕刻一般,我必须祷告求圣子让我看见过去39年来所有累积的旧事物,一一地悔改,并再度按照圣子的构想来再修造、再磨练、再锻炼,这才会增加我的「可能性」!

在此,真心感谢所有在过去把我的问题、毛病、矛盾、不足,告诉我的人,正因为这样,我才不至于完全失去「可能性」。未来的日子,如果你们还有发现我的旧事物,请尽快告诉我,我怕我错过了「爱圣子之2014年」!

— 共勉之 —

(聆听了2014年2月23日郑明析总会长牧师传达的主日话语,主题:〈每个人若不丢弃「旧的」而是放着不管,就无法造就出「新的」而无法空中提升〉后,得到的冲击与体会。)

Posted on

<诗> 共鸣

共鸣, 弟子, 心声, 心思, 摄理, 摄理人, 摄理教, 摄理教会, 清晨箴言, 灵光一闪, 生活, 相同的频率, 背影, 起初的爱之火, 郑明析

共鸣

是您隐秘爱我的心声

与我隐秘爱您的心声

共同震动出

相同的频率

我听懂了您的心声

也看懂了您的心思

在您即将跨出大步地往前进的同时,

我愿紧紧追随您,

哪怕只看得见您的背影,

我也不想落后!

2014.2.21     5.00am

(聆听郑明析总会长牧师的清晨箴言65则:「必须点燃<起初的爱之火>「」才能体会并产生共鸣。」时的感动)

Posted on

<励志小品> 木瓜与番薯

木瓜与番薯

从前,在丁能村里是没有木瓜和番薯的。老百姓终日苦苦哀求神,恳求赐下崭新的食物,好让人生更多姿多彩。

神就创造两种新的食物 – 木瓜和番薯。那时,神就给它们两个选择,第一,长得很显眼、容易摘来吃;第二,埋在地底、需要挖掘才能吃,只能二选一!

木瓜很快就选择了第一,并要求神给它长得玲珑有线条;而番薯只好委屈地选择了第二。就这样,它们就诞生在丁能村,而两人的命运也被定下来了。

由于木瓜容易生长,显而易见,村民就把它推向国际,制成品有木瓜牛奶、木瓜脸霜、木瓜炖汤等,大受欢迎,一时无两!

反观番薯,长埋地底,毫不起眼,即使默不作声了,仍被村民用来咒骂别人,如: 死番薯、矮番薯、蠢得像个番薯等等。番薯再无奈也无法做什么,只好静默不语地埋藏着,默默承受这一切。

天有不测之风云,丁能村发生了一场100年大水灾,所有农作物毁于一旦。由于木瓜空而不实,无法久浸在水中。水灾才不过几日,所有木瓜的根部都腐坏了,统统倒下冲走了。然而,唯有埋在地底的番薯在这场浩劫存活下来。

大浩劫之后,番薯甚至被全世界推崇为抗癌最有效的食物之一!

你也被埋没、被嘲笑、被藐视了很久了吗?曾觉得我们的教会很微小,怕别人瞧不起、怕被冠上污名吗?

老师教导说:“若只看着‘现在的’就会感到失望又灰心,所以展望着‘未来的’并怀抱希望来生活吧!”〈郑明析总会长牧师 – 2014年2月16日 主日话语〉

学习番薯的精神吧!一旦时机成熟,我们必定会锋芒毕露的!阿门!

〈诗〉

不羡慕木瓜

我曾羡慕你的高傲与美丽,

但你却是空而不实,

不堪一击。

虽然我被嘲讽被埋没千万年,

内心却熬出了甘甜,

在冬天可以取暖,

甚至负隅顽抗恶势力,

决不低头!

– 番薯字 –

2014.2.20     7.05pm

Posted on

<诗>与椰树对话

与椰树对话

「伟大的椰树啊!

许多在你面前跟他合照过的,
都倒塌了,
然而你却依然屹立不倒,
反而长得更高了!

为什么呢?」 我问。

「因为,我在等他再次回来啊!

每想念一个月,
我便会长高一寸。
真的没想到,
我这一等,

就长得那么高了!」

椰树回答说~~~

 

2014.2.9    8.40pm(看着26日跟2001老师曾合照的椰树合照时,瞬间闪过的灵感)

Posted on

<与主之间> 第二则:决不向恶势力低头

当我完成30

决意走上这条我答应耶稣我要走的路后

马上将房间所有王菲的海报撕下

还将所有王菲卡带

(出道到1997年所有的collections统统丢掉

时我的室友兼管理者谢伟杰

觉得有点可惜

偷偷地捡了<你快乐所以我快乐>那个专辑收藏

我住在Wangsa Maju Section2Desa Setapak

时晚上,我跟伟杰会到附近的小山上祷告

这一晚,我们骑着那辆老爷Yamaha Motor上山祷告去

Motor只能走一段山路而已。

大部分路段,是推着Motor才到山顶的

那里有个很大的蓄水池

只要爬上蓄水池的顶端

就能把Wangsa Maju带夜景映入眼底

们那晚就在蓄水池顶端祷告了

当火热祷告的途中

突然听到:

Apa kamu buat kat sini?」(你在这里做什么?

睁开眼一看

竟然是两位警察上来

并叫我们赶快下去

来后,被两位警察痛骂了一顿

们说这里是禁区

非法进来是非常严重的事

是可以被控杀人罪

为可以放毒药进蓄水池

毒死这里一带的居民。

这时我的心跳声比他们辱骂的声音还更大

Ikut kita balik balai!」(跟我们回警察局

双腿都软了

没想到只想找个清静的地方好好跟主见面祷告

换来那么大的冤屈

我和伟杰就骑着老爷Motor随着警察MotorBalai(警察局)。

下山的途中他们突然停下来,走近我们

Kalao kamu dua orang kena tahan, 

mau panggil ibu bapa datang sini juga!」

(要是你们被扣留,父母也必须过来

Abang, tolonglah!」(大哥,帮帮忙吧!

Kalao kena tahan, mau duduk dalam beberapa hari!

(要是被扣留,需要在里面呆上个几天!

Abang, tolonglah!」(大哥,帮帮忙吧!

最后他们就开门见山了

Kalao kamu belanja kita minum kopi, 

kita boleh settle kat sini!

(如果你请我们喝咖啡,我们可以在这里解决

Abang, kita student. Tak ada duit!

(大哥,我们是学生,没什么钱

Kamu ada berapa?」(你们有多少?

们打开我们的钱包一看

啊!我们两人都是空空如也

如何「请他们喝咖啡」呢?

警察又恐吓我们一下

我便把塞在钱包暗处的30块钱拿出来

那是我辛辛苦苦省吃俭用而留下要给十一奉献的

我强忍着眼泪,把钱递过给警察

并哽咽地说

Ini duit Tuhan, mau angkat lah!

这是神的钱,要就拿吧!

Apa? Cakap sekali lagi?」(什么?再说一次?

我提高了声量,再说一次

Ini duit Tuhan, mau angkat lah!

这是神的钱,要就拿吧!

们被我的这么一句话

变了心意,不但没拿钱,还放了我们

晚一样漆黑,然而星星额外明亮

这是我第一次在恶势力面前

激起内心深处爱圣子的火

许打动的,不只是警察而已

还有那位,一直以星星来注视着我  

Posted on

<与主之间> 第一则:耶稣显现的10秒钟

寻找人生

我14岁开始寻找人生真理。

就在19岁半那年(1996),

第一次认识举世闻名的他 – 耶稣。

我并没有马上对他产生任何的好感,

因此,有关他的课程(30堂),

我从敷衍地听,到认真地追求,

共花了1年半的时间。

 

1997年9月,来到最后几堂课的时候,

我知道我必须要做一个选择:

保留过去7年的信仰,

或接受才认识不到1年半的他。

 

说也奇妙,这个选择突然显得困难了,

要是我对他没有感觉,选择应该很果断。

然而当时我内心明瞭这如同「结婚」一般,

选择了,我就不要后悔,也不要「离婚」。

 

这困扰弥漫了整个9月。

 

某天,我望天长叹,发自内心深处地哀求,说:

「耶稣啊!这一次的选择,

我真的很辛苦。

如果你真实存在的话,

你就出现给我看啊!

一次就好,那我就知道该怎样选择了!」

 

1997年10月14日深夜,我在弟兄家过夜,

我回到家时大家都熟睡了。

就在我半梦半醒快入睡的状态中,

我强烈感觉某人正看着我。

内心想说,

「都这么夜了,还有谁那么无聊在看我?」。

我就不假思索地微微张开双眼,

天啊!是灿烂发光的耶稣灵体。

 

我当然怀疑是自己在做梦或自己的幻想。

我马上揉一揉我的眼睛,再张开,

确确实实是那位温柔慈爱又庄严的主耶稣,

站在我的面前。

房间当时已息了所有的灯,

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耶稣的光芒,照亮了整个空间。

他的头就快顶到屋顶了,

应该有7尺多高,他那飘逸发出金光的头发,

还有发出柔光的淡紫色细麻布衣,都让我傻了眼。

我清楚地看见那细麻布衣是轻薄柔软又透明的,

我可以看见衣服里面耶稣灵体的色泽,

是粉红加淡淡人体肉色,晶莹剔透。

耶稣全身都发出1-2寸厚的柔光,

而脸部的光芒却无比闪耀却不刺眼。

 

最后,我凝视他的眼神,

有股无法言喻地电流,

电击在我的灵魂上。

他的双手向着我微张,

接着帅气又满足地举起双手向着天。

一会,主耶稣就渐渐地在我眼前消失的同时,

从天上传来如雷贯耳的声音,

「该去的让它去,

该留的让它留!」。

这是第一句耶稣跟我说的话。

1997年10月14日 的手稿记录

全程不过10秒内的瞬间,

房间又回到无止境的漆黑。

 

第一次真诚的祷告

我跳了起来马上跪下,

我控制不了我的眼泪还有那股心口纠结的痛。

我做了生命中,第一次那么真诚的祷告:

「主耶稣!

我马龙是谁?

全世界没有人看得起我,

连我自己也看不起自己。

至高无上的您,

尽然把我无知幼稚闹别扭的话听了进去,

还从荣耀的宝座来到一个寒酸、落魄、充满罪的人面前…

原来,这‘选择’,你已经比我先做你的决定…

此刻在你面前,我也做我这永不后悔的决定!

主耶稣,我会一辈子只见证您!」

 

就这样,圣子以着耶稣模样显现的10秒钟,

彻彻底底地改变了我的一生!

Posted on

<诗> 99的靠近,久久的爱

99的靠近,久久的

(一)游园惊梦

真与假

梦与现实

好象很难分辨

有人说

「眼睛」是最大的骗子

因为有时看得见的

却不是实存的

而有时看不到的

却是那么真实

那没有「眼睛」的日子

又会怎样?

 

(二)人间天堂游一

人们都向往理想的生活

天堂一般的日子

喧哗的都市

重重的压力

逼迫得让人透不过气来

生活真的那么烦

那么无奈

那么无聊吗?

菜要调味料才好吃

生活要调剂才有味

让生活更简单

更有趣些!

 

(三)娱乐插班

有没有想过

现在的你

有时并非真正的你

为了适应环境

符合某某人的要求及期待

传统的约束及潮流的冲击

让本来真性情的你

隐藏了起来

而展现出来的

是个虚假的一面

有没有发觉

在内心深处

又有另一个自己?

多些认识自己

其实不只一个「你」

 

(四)午夜凶

你最怕什么?

黑?鬼?

家庭?朋友?

冷漠?压力?

未来?

还是自己?

在你不经意的时候

「它」会跟你见面 !!!

 

(五)我?生活!未 

有些事

并非那么难懂

只要多一点用心

多一点沟通

答案很明显地会出来

用心

让彼此互相珍惜

沟通

让彼此互相靠近

 

(六)不可能错过你

好的时光容易流失

好的日子很难把握

有些时候

为了得到更好的

必须舍得「舍去」

现在所拥有的

但现在我知道

从今以后

在我的人生里

不可能错过你!

1999.11.27

Posted on

<诗> 对话(主篇)

对话(主篇)

好久没有相聚

渴望看到你的样子

听到你的声音

还有你的温柔 …

挂念得太久吧

所以贪心了一些

现在    我们相聚了

在一个咖啡厅内 …

「你还好吗?」我问

「…」

「你不舒服吗?」

「…」

「…」

秒针没有停下来

寂静却聚集了很多

街上好象匆忙得很

却进不了我的眼眸

我的眼神只凝视着你

从你改变了的发型开始

到你颤抖的手

你杯中的饮料都快喝完了

桌上没有别的值得

让你注视不动

你脸上的表情

木纳得可以

但眉宇间却不断播放着

我看不懂的零碎片段

「你为什么不说话?」

「…」

「是谁让你受了伤害?是我吗?」

「…」

「…」

从你心中散发出来的寒意

逼使我的眼泪在眼眶里喘气

有几颗   不行了

便随意的滑落

顿时   全世界都变得酸酸地

你没嗅到吗?

10分钟过去了

这是第六个10分钟

你起身就要走了

我唯有抓住你的手

你的手好冷

我却无法握久一些

终于   你的眼光和我的眼光

正面相对

你的眼是红的

脸颊也有泪迹

眼神中

仍有一丝丝爱意

刹那间   眼光一闪而过

对着我的    是你忧愁笼罩的背影

卷缩在人群中    渐渐消失

而我   不知呆了多久

瞬间   好象一切都停了下来

脑海也一片空白

任由空白的世界

重播着刚才

你跟我的

「对话」

1999.11.12

Posted on

<诗> 那句话

那句

你临走前

只留下一句

绝对爱我,不要变!」

这是一个承诺

誓言

个用爱的钉

牢牢钉在爱情城堡大门上的

那也是一信心

种动

驱动着爱情列车

我天真地想把这句话应验出来

让全世界有生气

都震撼我的

可笑的是

输给了自己

×       ×       ×       ×       ×       ×

个人的日子很难过

整夜对着你的照片诉说

时笑有时泪

断反复地重温那爱的感觉

太久了

有点麻木还带点累

不知

被他的爱占了一席位

渐渐地霸占了整个留给你的空位

还不承认自己变了!

反而说服自己这是我根本想要的

认为他比你

我修饰对你的回信

我以为我可以隐瞒

我不知其实是在骗自己

×       ×       ×       ×       ×       ×

哈!哈!

他最后还是走了

也把我的一切都拿走了

希望            心情  …

只留下遍体鳞伤的我

他的承诺他的誓言

象泡沫一个一个吹散了    

来一切都是幻影 !!

连自己也快没有了 !!

×       ×       ×       ×       ×       ×

你回来

我假装看不到

你走前过来

没说一句话

虽我心中有太多的想说

你也没说什么

轻吻了我的额头

搂我在你怀

我听到了你的心跳

我的眼泪也在跳

你带我离开了那心情监狱

风拭去我的泪

用月亮将我的哭述听进

更用星星在夜空堆成一行字

你心中最想对我说

「最爱你的,永远是我,

别怕,坚强地站起来吧

我在你的身边!」

泪将我的衣弄的更湿

颤抖着紧紧搂着你

×       ×       ×       ×       ×       ×

 !滴 !滴 

小雨点滴在我身上

你哭泣了吗

对不起,我伤了你的心

雨后天醒了

我也醒了

雨迹在地上留下一行字

绝对爱我,不要变!」

1999.10.19

Posted on

<诗> 玻璃瓶

玻璃

我是个玻璃瓶

在我不愿意的温度下

被定了形

里面更装满了

七彩不同颜色的液体

都是我不愿意的

起初

很多人爱我

说我彩色漂亮,形状特别

人人都想拥有我

我开始得意起来

我在他们的手中传来传去

甚至有人将我抱在怀中

让我也感觉温暖起来

我以为我找到了自己的价值

更以为我已得着永恒的幸福

谁知

不过片刻

我便被奚落在橱角上

连一个同情的眼光也乞求不到

我走进了一个冰城

再怎么跳也跳不出来

再怎么喊也没有人会听到

我也封闭了自己

直到那晚

我被推倒

我真的从橱角上坠落

我惊叫!

没人听见

我呼喊!

没人察觉

我挣扎!

没人理会

我好害怕 …

一生的点滴

闪电般在脑中闪过

来不及整理

乒!乓!

啊!

我支离破碎了!

哈!哈!哈!

我疯狂地笑

泪,疯狂地流

我找不回自己

我忘了我是谁

一切将没有了 …

突然我觉得好冷

开始好想睡觉

我闭上了眼睛

从前的点滴

再次浮现

嗯!我的家、我的爸爸、我的妈妈…

画面越来越灰暗了…

此刻

有一双手

轻抚在我的身上

细心地把我一片一片捡起

放在那双手中

紧紧地被握着

靠在他的怀中

很温暖

我睁不开眼睛

但听得到他的心跳声

片刻

我用力微微地睁开眼睛

啊!

他的手心在淌着血

血却流在我的身上

心中一阵触动

我哽咽着

我将我出世以来

所有的委屈、郁闷

统统在他面前哭出来

他还轻柔地对我说:

「不要紧,我会重新造就你!」

我的泪更不听使唤地涌出来

我何等不配在他手中、怀里

更不配

让他的血来洗净我污秽的身体

但他还是无怨地做了

他不曾放松双手

一直紧紧地将我抱在他的怀里

日子渐渐过去

他的体温

他的声音

他的心跳

他的血

他的爱

溶化了我这破碎的身体及心情

体内的颜色

也被他的血洗净

他要重新地再造我的形象

我愿意地被他再造

因为他的血在我里面

而我的生命也在他里面了

就这样

我重生了!

1998.1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