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诗> 共鸣

共鸣, 弟子, 心声, 心思, 摄理, 摄理人, 摄理教, 摄理教会, 清晨箴言, 灵光一闪, 生活, 相同的频率, 背影, 起初的爱之火, 郑明析

共鸣

是您隐秘爱我的心声

与我隐秘爱您的心声

共同震动出

相同的频率

我听懂了您的心声

也看懂了您的心思

在您即将跨出大步地往前进的同时,

我愿紧紧追随您,

哪怕只看得见您的背影,

我也不想落后!

2014.2.21     5.00am

(聆听郑明析总会长牧师的清晨箴言65则:「必须点燃<起初的爱之火>「」才能体会并产生共鸣。」时的感动)

Posted on

<诗>与椰树对话

与椰树对话

「伟大的椰树啊!

许多在你面前跟他合照过的,
都倒塌了,
然而你却依然屹立不倒,
反而长得更高了!

为什么呢?」 我问。

「因为,我在等他再次回来啊!

每想念一个月,
我便会长高一寸。
真的没想到,
我这一等,

就长得那么高了!」

椰树回答说~~~

 

2014.2.9    8.40pm(看着26日跟2001老师曾合照的椰树合照时,瞬间闪过的灵感)

Posted on

<诗> 99的靠近,久久的爱

99的靠近,久久的

(一)游园惊梦

真与假

梦与现实

好象很难分辨

有人说

「眼睛」是最大的骗子

因为有时看得见的

却不是实存的

而有时看不到的

却是那么真实

那没有「眼睛」的日子

又会怎样?

 

(二)人间天堂游一

人们都向往理想的生活

天堂一般的日子

喧哗的都市

重重的压力

逼迫得让人透不过气来

生活真的那么烦

那么无奈

那么无聊吗?

菜要调味料才好吃

生活要调剂才有味

让生活更简单

更有趣些!

 

(三)娱乐插班

有没有想过

现在的你

有时并非真正的你

为了适应环境

符合某某人的要求及期待

传统的约束及潮流的冲击

让本来真性情的你

隐藏了起来

而展现出来的

是个虚假的一面

有没有发觉

在内心深处

又有另一个自己?

多些认识自己

其实不只一个「你」

 

(四)午夜凶

你最怕什么?

黑?鬼?

家庭?朋友?

冷漠?压力?

未来?

还是自己?

在你不经意的时候

「它」会跟你见面 !!!

 

(五)我?生活!未 

有些事

并非那么难懂

只要多一点用心

多一点沟通

答案很明显地会出来

用心

让彼此互相珍惜

沟通

让彼此互相靠近

 

(六)不可能错过你

好的时光容易流失

好的日子很难把握

有些时候

为了得到更好的

必须舍得「舍去」

现在所拥有的

但现在我知道

从今以后

在我的人生里

不可能错过你!

1999.11.27

Posted on

<诗> 对话(主篇)

对话(主篇)

好久没有相聚

渴望看到你的样子

听到你的声音

还有你的温柔 …

挂念得太久吧

所以贪心了一些

现在    我们相聚了

在一个咖啡厅内 …

「你还好吗?」我问

「…」

「你不舒服吗?」

「…」

「…」

秒针没有停下来

寂静却聚集了很多

街上好象匆忙得很

却进不了我的眼眸

我的眼神只凝视着你

从你改变了的发型开始

到你颤抖的手

你杯中的饮料都快喝完了

桌上没有别的值得

让你注视不动

你脸上的表情

木纳得可以

但眉宇间却不断播放着

我看不懂的零碎片段

「你为什么不说话?」

「…」

「是谁让你受了伤害?是我吗?」

「…」

「…」

从你心中散发出来的寒意

逼使我的眼泪在眼眶里喘气

有几颗   不行了

便随意的滑落

顿时   全世界都变得酸酸地

你没嗅到吗?

10分钟过去了

这是第六个10分钟

你起身就要走了

我唯有抓住你的手

你的手好冷

我却无法握久一些

终于   你的眼光和我的眼光

正面相对

你的眼是红的

脸颊也有泪迹

眼神中

仍有一丝丝爱意

刹那间   眼光一闪而过

对着我的    是你忧愁笼罩的背影

卷缩在人群中    渐渐消失

而我   不知呆了多久

瞬间   好象一切都停了下来

脑海也一片空白

任由空白的世界

重播着刚才

你跟我的

「对话」

1999.11.12

Posted on

<诗> 那句话

那句

你临走前

只留下一句

绝对爱我,不要变!」

这是一个承诺

誓言

个用爱的钉

牢牢钉在爱情城堡大门上的

那也是一信心

种动

驱动着爱情列车

我天真地想把这句话应验出来

让全世界有生气

都震撼我的

可笑的是

输给了自己

×       ×       ×       ×       ×       ×

个人的日子很难过

整夜对着你的照片诉说

时笑有时泪

断反复地重温那爱的感觉

太久了

有点麻木还带点累

不知

被他的爱占了一席位

渐渐地霸占了整个留给你的空位

还不承认自己变了!

反而说服自己这是我根本想要的

认为他比你

我修饰对你的回信

我以为我可以隐瞒

我不知其实是在骗自己

×       ×       ×       ×       ×       ×

哈!哈!

他最后还是走了

也把我的一切都拿走了

希望            心情  …

只留下遍体鳞伤的我

他的承诺他的誓言

象泡沫一个一个吹散了    

来一切都是幻影 !!

连自己也快没有了 !!

×       ×       ×       ×       ×       ×

你回来

我假装看不到

你走前过来

没说一句话

虽我心中有太多的想说

你也没说什么

轻吻了我的额头

搂我在你怀

我听到了你的心跳

我的眼泪也在跳

你带我离开了那心情监狱

风拭去我的泪

用月亮将我的哭述听进

更用星星在夜空堆成一行字

你心中最想对我说

「最爱你的,永远是我,

别怕,坚强地站起来吧

我在你的身边!」

泪将我的衣弄的更湿

颤抖着紧紧搂着你

×       ×       ×       ×       ×       ×

 !滴 !滴 

小雨点滴在我身上

你哭泣了吗

对不起,我伤了你的心

雨后天醒了

我也醒了

雨迹在地上留下一行字

绝对爱我,不要变!」

1999.10.19

Posted on

<诗> 玻璃瓶

玻璃

我是个玻璃瓶

在我不愿意的温度下

被定了形

里面更装满了

七彩不同颜色的液体

都是我不愿意的

起初

很多人爱我

说我彩色漂亮,形状特别

人人都想拥有我

我开始得意起来

我在他们的手中传来传去

甚至有人将我抱在怀中

让我也感觉温暖起来

我以为我找到了自己的价值

更以为我已得着永恒的幸福

谁知

不过片刻

我便被奚落在橱角上

连一个同情的眼光也乞求不到

我走进了一个冰城

再怎么跳也跳不出来

再怎么喊也没有人会听到

我也封闭了自己

直到那晚

我被推倒

我真的从橱角上坠落

我惊叫!

没人听见

我呼喊!

没人察觉

我挣扎!

没人理会

我好害怕 …

一生的点滴

闪电般在脑中闪过

来不及整理

乒!乓!

啊!

我支离破碎了!

哈!哈!哈!

我疯狂地笑

泪,疯狂地流

我找不回自己

我忘了我是谁

一切将没有了 …

突然我觉得好冷

开始好想睡觉

我闭上了眼睛

从前的点滴

再次浮现

嗯!我的家、我的爸爸、我的妈妈…

画面越来越灰暗了…

此刻

有一双手

轻抚在我的身上

细心地把我一片一片捡起

放在那双手中

紧紧地被握着

靠在他的怀中

很温暖

我睁不开眼睛

但听得到他的心跳声

片刻

我用力微微地睁开眼睛

啊!

他的手心在淌着血

血却流在我的身上

心中一阵触动

我哽咽着

我将我出世以来

所有的委屈、郁闷

统统在他面前哭出来

他还轻柔地对我说:

「不要紧,我会重新造就你!」

我的泪更不听使唤地涌出来

我何等不配在他手中、怀里

更不配

让他的血来洗净我污秽的身体

但他还是无怨地做了

他不曾放松双手

一直紧紧地将我抱在他的怀里

日子渐渐过去

他的体温

他的声音

他的心跳

他的血

他的爱

溶化了我这破碎的身体及心情

体内的颜色

也被他的血洗净

他要重新地再造我的形象

我愿意地被他再造

因为他的血在我里面

而我的生命也在他里面了

就这样

我重生了!

1998.1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