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与主之间> 第二则:决不向恶势力低头

当我完成30

决意走上这条我答应耶稣我要走的路后

马上将房间所有王菲的海报撕下

还将所有王菲卡带

(出道到1997年所有的collections统统丢掉

时我的室友兼管理者谢伟杰

觉得有点可惜

偷偷地捡了<你快乐所以我快乐>那个专辑收藏

我住在Wangsa Maju Section2Desa Setapak

时晚上,我跟伟杰会到附近的小山上祷告

这一晚,我们骑着那辆老爷Yamaha Motor上山祷告去

Motor只能走一段山路而已。

大部分路段,是推着Motor才到山顶的

那里有个很大的蓄水池

只要爬上蓄水池的顶端

就能把Wangsa Maju带夜景映入眼底

们那晚就在蓄水池顶端祷告了

当火热祷告的途中

突然听到:

Apa kamu buat kat sini?」(你在这里做什么?

睁开眼一看

竟然是两位警察上来

并叫我们赶快下去

来后,被两位警察痛骂了一顿

们说这里是禁区

非法进来是非常严重的事

是可以被控杀人罪

为可以放毒药进蓄水池

毒死这里一带的居民。

这时我的心跳声比他们辱骂的声音还更大

Ikut kita balik balai!」(跟我们回警察局

双腿都软了

没想到只想找个清静的地方好好跟主见面祷告

换来那么大的冤屈

我和伟杰就骑着老爷Motor随着警察MotorBalai(警察局)。

下山的途中他们突然停下来,走近我们

Kalao kamu dua orang kena tahan, 

mau panggil ibu bapa datang sini juga!」

(要是你们被扣留,父母也必须过来

Abang, tolonglah!」(大哥,帮帮忙吧!

Kalao kena tahan, mau duduk dalam beberapa hari!

(要是被扣留,需要在里面呆上个几天!

Abang, tolonglah!」(大哥,帮帮忙吧!

最后他们就开门见山了

Kalao kamu belanja kita minum kopi, 

kita boleh settle kat sini!

(如果你请我们喝咖啡,我们可以在这里解决

Abang, kita student. Tak ada duit!

(大哥,我们是学生,没什么钱

Kamu ada berapa?」(你们有多少?

们打开我们的钱包一看

啊!我们两人都是空空如也

如何「请他们喝咖啡」呢?

警察又恐吓我们一下

我便把塞在钱包暗处的30块钱拿出来

那是我辛辛苦苦省吃俭用而留下要给十一奉献的

我强忍着眼泪,把钱递过给警察

并哽咽地说

Ini duit Tuhan, mau angkat lah!

这是神的钱,要就拿吧!

Apa? Cakap sekali lagi?」(什么?再说一次?

我提高了声量,再说一次

Ini duit Tuhan, mau angkat lah!

这是神的钱,要就拿吧!

们被我的这么一句话

变了心意,不但没拿钱,还放了我们

晚一样漆黑,然而星星额外明亮

这是我第一次在恶势力面前

激起内心深处爱圣子的火

许打动的,不只是警察而已

还有那位,一直以星星来注视着我  

Posted on

<与主之间> 第一则:耶稣显现的10秒钟

寻找人生

我14岁开始寻找人生真理。

就在19岁半那年(1996),

第一次认识举世闻名的他 – 耶稣。

我并没有马上对他产生任何的好感,

因此,有关他的课程(30堂),

我从敷衍地听,到认真地追求,

共花了1年半的时间。

 

1997年9月,来到最后几堂课的时候,

我知道我必须要做一个选择:

保留过去7年的信仰,

或接受才认识不到1年半的他。

 

说也奇妙,这个选择突然显得困难了,

要是我对他没有感觉,选择应该很果断。

然而当时我内心明瞭这如同「结婚」一般,

选择了,我就不要后悔,也不要「离婚」。

 

这困扰弥漫了整个9月。

 

某天,我望天长叹,发自内心深处地哀求,说:

「耶稣啊!这一次的选择,

我真的很辛苦。

如果你真实存在的话,

你就出现给我看啊!

一次就好,那我就知道该怎样选择了!」

 

1997年10月14日深夜,我在弟兄家过夜,

我回到家时大家都熟睡了。

就在我半梦半醒快入睡的状态中,

我强烈感觉某人正看着我。

内心想说,

「都这么夜了,还有谁那么无聊在看我?」。

我就不假思索地微微张开双眼,

天啊!是灿烂发光的耶稣灵体。

 

我当然怀疑是自己在做梦或自己的幻想。

我马上揉一揉我的眼睛,再张开,

确确实实是那位温柔慈爱又庄严的主耶稣,

站在我的面前。

房间当时已息了所有的灯,

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耶稣的光芒,照亮了整个空间。

他的头就快顶到屋顶了,

应该有7尺多高,他那飘逸发出金光的头发,

还有发出柔光的淡紫色细麻布衣,都让我傻了眼。

我清楚地看见那细麻布衣是轻薄柔软又透明的,

我可以看见衣服里面耶稣灵体的色泽,

是粉红加淡淡人体肉色,晶莹剔透。

耶稣全身都发出1-2寸厚的柔光,

而脸部的光芒却无比闪耀却不刺眼。

 

最后,我凝视他的眼神,

有股无法言喻地电流,

电击在我的灵魂上。

他的双手向着我微张,

接着帅气又满足地举起双手向着天。

一会,主耶稣就渐渐地在我眼前消失的同时,

从天上传来如雷贯耳的声音,

「该去的让它去,

该留的让它留!」。

这是第一句耶稣跟我说的话。

1997年10月14日 的手稿记录

全程不过10秒内的瞬间,

房间又回到无止境的漆黑。

 

第一次真诚的祷告

我跳了起来马上跪下,

我控制不了我的眼泪还有那股心口纠结的痛。

我做了生命中,第一次那么真诚的祷告:

「主耶稣!

我马龙是谁?

全世界没有人看得起我,

连我自己也看不起自己。

至高无上的您,

尽然把我无知幼稚闹别扭的话听了进去,

还从荣耀的宝座来到一个寒酸、落魄、充满罪的人面前…

原来,这‘选择’,你已经比我先做你的决定…

此刻在你面前,我也做我这永不后悔的决定!

主耶稣,我会一辈子只见证您!」

 

就这样,圣子以着耶稣模样显现的10秒钟,

彻彻底底地改变了我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