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诗> 玻璃瓶

玻璃

我是个玻璃瓶

在我不愿意的温度下

被定了形

里面更装满了

七彩不同颜色的液体

都是我不愿意的

起初

很多人爱我

说我彩色漂亮,形状特别

人人都想拥有我

我开始得意起来

我在他们的手中传来传去

甚至有人将我抱在怀中

让我也感觉温暖起来

我以为我找到了自己的价值

更以为我已得着永恒的幸福

谁知

不过片刻

我便被奚落在橱角上

连一个同情的眼光也乞求不到

我走进了一个冰城

再怎么跳也跳不出来

再怎么喊也没有人会听到

我也封闭了自己

直到那晚

我被推倒

我真的从橱角上坠落

我惊叫!

没人听见

我呼喊!

没人察觉

我挣扎!

没人理会

我好害怕 …

一生的点滴

闪电般在脑中闪过

来不及整理

乒!乓!

啊!

我支离破碎了!

哈!哈!哈!

我疯狂地笑

泪,疯狂地流

我找不回自己

我忘了我是谁

一切将没有了 …

突然我觉得好冷

开始好想睡觉

我闭上了眼睛

从前的点滴

再次浮现

嗯!我的家、我的爸爸、我的妈妈…

画面越来越灰暗了…

此刻

有一双手

轻抚在我的身上

细心地把我一片一片捡起

放在那双手中

紧紧地被握着

靠在他的怀中

很温暖

我睁不开眼睛

但听得到他的心跳声

片刻

我用力微微地睁开眼睛

啊!

他的手心在淌着血

血却流在我的身上

心中一阵触动

我哽咽着

我将我出世以来

所有的委屈、郁闷

统统在他面前哭出来

他还轻柔地对我说:

「不要紧,我会重新造就你!」

我的泪更不听使唤地涌出来

我何等不配在他手中、怀里

更不配

让他的血来洗净我污秽的身体

但他还是无怨地做了

他不曾放松双手

一直紧紧地将我抱在他的怀里

日子渐渐过去

他的体温

他的声音

他的心跳

他的血

他的爱

溶化了我这破碎的身体及心情

体内的颜色

也被他的血洗净

他要重新地再造我的形象

我愿意地被他再造

因为他的血在我里面

而我的生命也在他里面了

就这样

我重生了!

1998.10.27